旅游新闻

伸出去的手被抓是迟早的事儿

  内蒙古民族大学原党委副书记肖剑平曾在多个机关为官20余载,于2015年5月退休,本该安享晚年的他,却因任职期间利用手中权力为他人谋利,多次收受财物达275万余元,并私藏弹药被查。2020年4月,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兴安盟分院对肖剑平涉嫌受贿、私藏弹药案提起公诉。近日,该案一审公开宣判,决定以受贿罪、私藏弹药罪判处肖剑平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30万元;没收其违法所得上缴国库,违禁品弹药21发,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置。

  肖剑平早期在原哲里木盟(现通辽市)工作,历任物价检查所副所长、工商处科长。1992年到1997年,肖剑平先后调任哲里木盟科左后旗副旗长、旗委副书记、旗长。其间,一酒店公司负责人易某找到肖剑平,请他帮忙做粮食生意。

  起初,肖剑平一口就拒绝了,因为他知道如果要帮易某做粮食生意,自己就要利用职务之便从国家粮库赊粮,这种违反纪律的事做不得。但易某没有放弃,多次登门向肖剑平示好,还多次暗示“一定不白让您操心,也不会给您添麻烦”。

  在轮番利诱下,肖剑平开始动摇,“其实也不过是小事一桩,没什么大不了的”,抱着侥幸心理,肖剑平开始为易某协调从国家粮库赊粮。赚到钱后,易某再次登门拜访,送上了上万元的“心意”,这让肖剑平看到了易某的“靠谱”,也给了肖剑平试探法律红线年,肖剑平任哲里木盟行署秘书长后,利用职务之便帮易某当上了行署机关服务中心下属对外经济贸易开发总公司总经理。1998年,易某听说政府要通过对外招商引资,将盟宾馆改造成三星级宾馆,刚好这件事的负责人就是肖剑平。用易某的话说“这是近水楼台的好事”,在肖剑平的“照顾”下,易某顺利签下合同。

  几年下来,在肖剑平的帮助下,易某疯狂敛财并不断给肖剑平“好处”,逢年过节易某必送上万元现金及高档烟酒。2000年,肖剑平的两个儿子上大学,易某送上10万元现金作为贺礼。2014年及2018年肖剑平分别为两个儿子在易某经营的大酒店举办婚礼,累计消费10万余元,易某为其免单,并送上价值2万元的洗浴卡。

  尝到了权钱交易甜头的肖剑平,完全放开了手脚,更多的人以交友为名,找到肖剑平,请求其帮忙办事儿,“双赢”捞金。

  2009年,通辽市某建筑公司负责人肖某来到肖剑平家中,直接送上10万元现金,“这次来不为别的,就是对您这段时间的照顾表示下感谢,以后还希望再进一步加深感情。”原来,此时的肖剑平在职期间不仅利用关系网帮肖某女儿安排了工作,还利用其在内蒙古民族大学任党委副书记的职务之便为肖某朋友、亲戚及其子女在转专业、留校任职、评定职称等方面给予方便。

  当肖某听说内蒙古民族大学某大楼的工程项目正公开竞标,便找到肖剑平,明确表示若能顺利拿下工程,定会给肖剑平60万元的好处费。经过肖剑平的一番操作,肖某公司顺利中标。可中标只是开始,建设学校大楼最重要的是施工监督。开工不久肖某就在施工中遇到了“难处”——校基建处检查“找毛病”。肖剑平得知后,立马帮其摆平,确保了其工程的顺利进行。

  工程结束了,肖某答应给肖剑平的60万元却迟迟没有到位。此时,肖剑平对肖某的态度立即冷漠起来。察觉到不对劲儿的肖某马上给肖剑平打电话,解释工程没赚到多少钱不能按约付好处费了,并赶紧拿出30万元给肖剑平送去,这件事才勉强过去。2014年、2018年间肖剑平两个儿子结婚,肖某送上20万元作为贺礼。

  如果说易某和肖某是肖剑平官场敛财的“好哥们”,那在肖剑平任职期间,这样的“好哥们、好姐妹”便不胜枚举。仅在其任内蒙古民族大学党委副书记一职中,肖剑平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就多达十余次,收受贿赂近70万元。

  肖剑平任原哲里木盟科左后旗旗长期间,从他人处获赠一盒手枪子弹并存放在办公室,退休后藏匿家中,2019年9月29日被搜查发现、扣押。

  站在法庭上,肖剑平对其所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回想起自己一步步堕落的过程,他忏悔道:“一不小心,拿着拿着就成了理所当然。手中权力不知不觉变成了自己敛财的工具,点滴腐败,日积月累再难回头,我辜负了这么多年来党组织对我的培养,也忘记了人民对我的信任和嘱托。”